關注微信公眾號
下載APP

您是個人用戶,您可以認領企業號

暴富之時,馮鑫已經預見了暴風的倒下

砍柴網 2019-08-11 02:11

距離馮鑫去深交所敲鐘還有一周的時候, 人雷曉宇在動畫電影《小門神》的預告片發布會上碰見了他,當時他正就著一桌素食大談 A 股的神秘和瘋狂。

五天后,雷曉宇又找馮鑫聊了四個鐘頭。此時后者已經漸漸冷靜下來,寥寥談了幾句暴風上市的事,大部分時候,他都在說自己的心路歷程,從一行禪師到薩特和加繆,再到愛因斯坦和王小波 …… 還突然蹦出一句竇唯的歌詞來形容自己的現狀:

江湖中游走,渾然身自由。

中國人理解的自由 ,一般都是指財務自由,這個自由足夠安全。別的自由想多了,可能就不自由了。

至于說財務是不是真的能讓人自由?反正,當時馮鑫是如此理解的。

文藝青年

2012 年,普陀山佛協副會長、慧濟禪寺監院智宗法師受邀為清華大學總裁班作《尋找安心真境的放松之旅》佛學專題講座

2006 年 5 月,因為一把火燒了《新京報》大院里的采訪車,發際線日漸后退的竇唯被北京宣武區警察帶走,關了 15 天。那幾天,一大幫竇唯粉絲堵在宣武看守所門口,神情憤怒悲壯。

人群里頭有一位拉橫幅的姑娘,據說她后來成了竇唯第三任太太。

還有一個學竇唯剃著寸頭的中年大叔,當時他剛創立一家新公司,晾著手下十幾號人不管,翹班跑來蹲竇唯。

這位大叔叫馮鑫。

那時候文青的名聲還沒被國產民謠愛好者們搞臭掉,馮大叔當然仍舊愿意當個典型的文藝青年。他迷戀硬核搖滾,包里常年背著書,在世上還沒有暴風這家公司之前,讀的都是《尤利西斯》和《約翰克利斯朵夫》等嚴肅文學。

至于讀書的好處,馮鑫很早就體會過。

大學肄業以后,他被分配去了老家山西陽泉的礦務局,頗得當時的礦務局副總經理裴西平青眼。后來馮鑫離職 ,缺五十萬的啟動金,裴西平二話不說打了錢。馮鑫很感動,扭扭捏捏地問老領導為什么對他這么好。

誰知老領導大手一揮:嗨,還不是因為第一次見你的時候,你在辦公室里看《尤利西斯》。

最近電視劇《長安十二時辰》大熱,但要認真掰扯起來,大概也只能算后輩——人家《尤利西斯》寫的正是二十世紀初都柏林的十二時辰,成書卻早了 90 年。不過因為內含大量典故和隱喻的緣故,向來以難讀著稱。

故而前幾年,一家中國出版社舉辦了一次名為「死活讀不下去排行榜」評選,《尤利西斯》赫然位列前十,上榜理由是「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必備書」。

但比起《尤利西斯》,馮鑫最喜歡的還是《約翰克利斯朵夫》,他把這本一千三百多頁的書來回翻看了五遍。有段時間跟人家打架,眼睛受傷,他就讓來探病的人輪流念給他聽。

很多人都認為這本書的故事原型是貝多芬,馮鑫特別景仰,跟人聊天的時候,點著一根紅雙喜張口就夸:貝多芬就是音樂界的珠穆朗瑪嘛。

他也用這個比喻夸過老同行江南春,說江南春是廣告界的珠穆朗瑪。一天二十四小時,江南春不是在見客戶就是在見客戶的路上。堂堂一個上市公司的大老板,衣服還在超市買。

說到這的時候,馮鑫換用一種略帶遺憾的口吻:

我就不行,我下班還想去哪吃個螺螄粉啊,然后開個圖書會啊,到哪兒吃個西瓜、劃劃船,有個新電影來一定要看一看啊,我控制不了。

后來暴風熬過最艱難的三年,上市一連拿下 36 個漲停板。一番大起大落下來,馮鑫的隨身書單里又多了一本《道德經》。

早些年間,有人問媒體人葉三,為什么娛樂明星那么多信佛的?葉三的回答保持了一貫的刻薄,說那些人有錢沒文化,壓力又大,就只好去信佛。或許對于大企業家來說,把「沒文化」的定語去掉,概念也能套用。

所以更多的事情就變得容易理解了:丁磊經歷從賣身走向首富的兩年后就迷上玄學,沒事總愛在辦公室念叨兩句:一命二運三風水,四積陰德五讀書;后來王石在寶萬之爭最激烈的時候,也私下去了趟弘法寺,與坐館的印順大和尚進行過一番親切密談。

為替這些歷經人生無常的企業家們排憂解難,五道口一所世界一流大學還專門成立了一個佛學禪修總裁研修班。據說講課的大和尚都在旁邊的商學院上過現代管理課,以方便更好地和企業家對話。

服務實現了閉環,堪稱一場完美的生態化反。

只是馮鑫對這些上過現代管理課的專業型方外人士不大感興趣,他更熱衷自己琢磨。2017 年,正是暴風頹勢日顯的一年,他在網易公開課上開了一堂名為「馮鑫品讀《道德經》」的線下課。

臺下坐的都是發際線靠后、身材圓潤的中年大叔大嬸們,桌上攤著 A4 紙,他們聚精會神地聽馮鑫講如何從《道德經》中學習企業管理。中學語文課告訴我們,老子的理念其實就一個詞——「無為而治」。

只是,把這四個字和早上洗完臉都會對著鏡子說「出門別忘了帶把刀」的馮鑫放在一起,總有些別扭。

舊金山人

馮鑫還在金山時,特別喜歡位于知春路的翠宮飯店,經常和王峰、雷軍一起去一層的咖啡廳里聊項目。2019 年 2 月,這里被京東以 27 億的價格買了下來

雷軍有個習慣:愛投熟人。如果不是熟人,那就得找雷軍身邊的熟人做介紹。在拎著一麻袋錢到處扔 的 2007 年到 2010 年間,他投過很多熟人——孫陶然、俞永福和陳年,卻唯獨沒搭理老部下馮鑫。

中關村勞模也有記仇的時候。

1996 年,因為打架丟了體制內工作以后,馮鑫在喔喔賣過奶糖,去三株賣過口服液,開過饅頭廠 …… 甚至還去中學當過歷史老師,講陳勝吳廣大澤鄉起義。只是都干不了多久,這些工作毫無成就感,讓他覺得難受。

同一年,時任聯想公關部總經理的陳惠湘寫了一本書叫《聯想為什么》,書里一句話后來成了廣為人知的廣告詞:人類失去聯想,世界將會怎樣。

馮鑫看完之后,頗受震撼,下定決心要去聯想找一份工作。他拿著簡歷跑去敲聯想的大門,誰知面試官眼都不抬,唯一好奇的問題是他有沒有北京戶口。

馮鑫囁嚅半晌,敗興而歸。

好在這時他看到《北京青年報》上的一則消息,說聯想出資支持求伯君再造金山,他尋思著聯想支持的公司應該也不錯,于是決定去金山碰碰運氣。

當時是 1999 年,那一年,金山發布了「反病毒研發小組」開發的一款付費殺毒軟件,取名「金山毒霸」。馮鑫入職之后,負責跑金山毒霸在華西區的銷售口。

入職那天,還沒有成為布斯的雷軍開員工動員大會,語氣苦哈哈地說:今年任務很難啊,要做到 2700 萬。馮鑫聽了覺得有意思,然后就是一陣不屑——自己當年開饅頭廠的時候,一個人就能賣 1000 萬,這種事完全沒難度嘛。

事實證明,他也確實沒高估自己。那時候 360 還沒出現,殺毒軟件都靠用戶付費盈利,瑞星的核心技術還沒淪落到只剩下那只在屏幕上蹦蹦跳跳的小獅子,市場占有率高達六成。馮鑫進了金山毒霸之后,先搞出一個廉價試用版,繼而又推出低價租用版。很快,金山的藍底雙箭頭就在被瑞星獨霸的市場中殺出一條血路。

到 2004 年馮鑫離職的時候,金山的市場占有率已經穩壓瑞星一頭。

雷軍是個愛才的人,這一點從他對陳年毫無保留的「all in」就能看得出來。凡客正火那會兒,大家都說別人創業好一點的是 to G(政府),差一點的是 to VC,而陳年是 to L ——專門獻給雷布斯。

一路被雷軍從底層銷售員提到金山毒霸項目二把手的馮鑫,大約也是深諳上司脾氣。

2002 年,韓國和日本合辦世界杯。在前一年的小組賽中,國足以 1 比 0 戰勝阿曼,闖進決賽隊伍,實時轉播比賽的央視激動不已,在屏幕上打出五個緋紅大字:「我們出線了」。

這是中國足球歷史上唯一一次進入世界杯決賽。馮鑫跑去找雷軍請假,時長一欄里填的是「一個月」,請假理由為「要去看世界杯」。雷軍不同意,畢竟是刻苦努力慣了的人,他覺得哪有公司高管連著請假一個月的,不像話。

馮鑫不給領導半點面子,當即拍著桌子威脅:不同意那我就離職。

雷軍最終妥協。這次過后,馮鑫越發沒忌憚,當著雷軍的面就能用唾沫星子把辦公室噴成 PM2.5 重度污染:

我覺得跟你在一塊很煩,你就像鐵絲網一樣,拿鐵絲擼我的神經,一點兒都不放松。

只是后來看,這話確實有點冤枉人。當時金山一直處在上市準備期,在香港創業板、深圳創業板、深圳主板、納斯達克、香港主板間輾轉,雷軍異常焦慮。

到終于成功登陸港交所那天,一位金山老員工給雷軍寫郵件,抱怨說自己每年都和父母講公司即將上市,折騰到后來,他爸根本不信金山能上市了。

但馮鑫一直到 2013 年才理解自己的前老板。那時小米剛完成新一輪融資,估值是 100 億美元,而暴風影音已經準備在 A 股上市,但是不巧,A 股喜歡沒事就玩暫停 IPO 的 。這一暫停,可不是一東的時間,足足長達兩年。暴風無法融資,只有靠節衣縮食才能勉強活著。

兩人一起喝酒,馮鑫神情沮喪地對雷軍說:

你說我馮鑫到底哪有問題?為什么我創業,做成這樣?

暴風影音

2017 年暴風影音在 應用商店上線時,在介紹頁面寫著:「修復了閃退的 bug,還殺了一個程序員祭天。」

2005 年,中國網民首次過億,成為僅次于美國的 大國。

百度美股上市,李彥宏在曼哈頓的慶功宴上將太太馬東敏推向臺前,神情羞澀:「她是我勇氣的來源」;山西人賈躍亭在網上認識了一個自稱王誠的老鄉,要等兩人會面之后,才知道對方的真名其實叫令完成; 請來一幫互聯網精英在西湖論劍,會上一位觀眾指著丁磊破口大罵,責怪后者做游戲讓孩子沉迷網吧。

丁磊小心翼翼回問:「你家孩子玩什么?」答曰:「傳奇」。

也是在這一年,馮鑫成立了兩家公司,兩個月賺了 100 萬。此前靠賣域名賺了幾個小目標、轉行做天使投資人的蔡文勝聞風而來,倆人在凌晨十二點的北京街頭抽煙喝茶,敲定了一筆 300 萬的投資,還順便建立起一段兄弟情。

第二年,馮鑫想收購一款由一個哈爾濱工程師開發的播放器,對方起初死活不肯,于是蔡文勝拎著一個麻袋去給馮鑫當說客。因為袋子里裝的是 1200 萬現金,生意自然談成了。

這個播放器叫暴風影音。

互聯網是一個變化極快的行業,人們說長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灘上,是很真實的寫照。共享單車勢頭最盛之時,摩拜一個副總裁出去,連投資人都不正眼看的——門都被投資機構擠破了,看你干嘛?沒過兩年,OFO 快變成了 UFO,跟用戶玩起失蹤,摩拜也變成了美團的一個部門,自然再沒有投資人敢上門。

視頻網站更典型。剛出來的一個數據報告,說短視頻風頭正勁,已經超越了長視頻。優酷、愛奇藝、騰訊視頻這幾個長視頻巨頭,之前在 PC 端也是靠干掉客戶端上位。但是 2005 前后,寬帶并不寬,版權管得并不嚴,所以靠 傳輸不燒帶寬、資源由用戶上傳的播放器才是收割流量的王道。暴風影音和快播二分天下,很快便混得風生水起。

當然,也不是所有視頻網站都混得慘,樂視就是例外。2010 年,樂視以一份標著「年收入 7000 多萬」的招股書登錄 A 股創業板,驚掉一眾旁觀者下巴——一個排名第十七的視頻網站,居然有業內第一的財務指標。

七年之后樂視帝國一夜崩塌,當年上市造假的事跟著一起爆出。可惜此時賈躍亭已經坐上了自己的五月花號,漂洋過海去了美利堅,只留下十八萬樂視股民替他的夢想窒息。

2011 年,瞅著樂視上市后形勢喜人,馮鑫也決定拆掉美元架構,回 A 股上市。

人造妖股

2015 年年底,羅振宇在首次跨年演講上夸贊樂視和暴風為「新物種」,「一定會改變我們的環境」

2015 年 5 月,上市不到兩個月的暴風飆到了第 36 個漲停板的時候,吳曉波收到一位相識多年的資深投資人發來的 :「曉波兄,我決定向市場投降。」

看完這條消息,吳曉波沉默半晌,在電腦上敲下了一行字:市場真的瘋了。

老祖宗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,中國股市也一樣,從起步階段就帶著點魔幻色彩。上世紀九十年代,改革偉業彳亍不前,為了刺激市場,上頭將股市這塊石頭扔進了改革洪流里,套用那位老人的話來說就是:摸著石頭好過河。

1999 年 5 月 16 日,證監會發布「搞活市場的六項政策」,引發三天后股市大盤上漲 4.6%;6 月,《人民日報》又發了一篇特約評論文章《堅定信心,規范發展》,半個月后,大盤又漲了 25%。

既然喊口號就能拉大盤,改名為什么不可以拉股價呢。深圳一家名為億安 的公司拿下第一波紅利。這家公司的前身是一家倉儲公司,上市之后往名字里加上「科技」兩個字,搖身一變就成了互聯網新貴。業務里突然多了「碳納米管雙電荷層電容電池」的開發和「四針狀氧化鋅晶須在橡膠塑料」的研究。

名字是真的繞,股價也是真的高。不到半年,億安科技就從幾元每股飆升至 126 元每股,成為了 A 股第一支百元股。

當然,后面的故事任誰也都能猜到:莊家套現撤離,股市大幅震蕩,散戶踩踏式拋售。

日后這一幕屢屢上演。

2012 年,經歷了歷史上最長一段停板的 A 股終于開閘,立馬刮起一陣妖風。創業板一年漲了 140%。就在資金猶豫不決時,政策拍馬趕到,人民網掛出「4000 點是牛市起點」的評論文章搖旗吶喊,股票市場心領會神,立馬開啟了一輪蒙眼狂奔。

一個剛入市的女股民某次聽股情分析電臺,錯把券商推薦的「中文 」聽成了「中文在線」,花了 30 萬全倉買進 5000 股。沒想到卻因禍得福,短短兩個月又賺了 30 萬。

馮鑫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將暴風推上 A 股創業板的。當時,雷曉宇問他,照 A 股這個趨勢下去,暴風能漲到多少?馮鑫試探性回答:300 倍市盈率應該不是夢。

事實證明他還是保守了。暴風上市兩個月后,市值突破 408 億元,對應 2014 年 4185 萬元凈利潤,市盈率超過 1000 倍。暴風內部一夜之間誕生了 10 個億萬富翁、31 個千萬富翁、66 個百萬富翁。

這一年年底,羅振宇舉辦了他的第一次跨年演講。站在瓦藍瓦藍的 PPT 前,他深情地說:

像暴風影音和樂視這樣的公司,不要用傳統的眼光看它,這個新物種的存在,一定會改變我們的環境。

羅振宇說這話的時候,馮鑫正坐在臺下。第二年,暴風就成了跨年演講的贊助商。

后來馮鑫出事,賈躍亭的下周回國仍無限延期中,眾人一盤點,這才發現羅振宇已經不是第一次翻車了。

網紅煎餅黃太吉正火的時候,有人吐槽難吃,說互聯網思維純屬扯淡。羅振宇替其辯解:黃太吉意味著過去我們這個 世界所有的觀察角度全錯了;智能 大潮涌起之后,有人指出羅永浩不懂硬件,羅振宇也不服:我最看好的就是錘子。

最后,賣煎餅失敗的郝暢和賣錘子失敗的羅永浩都改行賣電子煙,羅振宇又夸起了戴威:不管今天戴威負債多少,都不能說他這輩子完了。

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,大家都知道,ofo 的押金已經不用指望能拿回來了。

賈躍亭第二

2019 年 6 月,暴風 TV 的 9 名外地員工來到北京暴風集團總部,就「涉及 400 多名員工的拖欠半年工資」等事宜,向董事長馮鑫和集團索要說法

2017 年,體育解說員圈子里流行起一種新的打招呼方式:樂視欠你錢了嗎?

那段時間,在央視解說過兩場世界杯、兩屆奧運會的黃健翔也被同事這般親切問候過。

黃健翔對老賈的感情很深,2013 年還沒有樂視體育的時候,就跟樂視合作了一檔《黃 · 段子》。起初他回答說:「我不 care,我有錢」。

甚至還不忘在網上寫文章聲援賈躍亭:那個欠我錢的樂視,千萬別倒。

只是到了年底,眼瞅著賈躍亭大有一去不回的勢頭,黃健翔才終于忍不住跑去東四環的樂視大樓打聽情況。但他發現自己還是來晚了,樂視大樓前討薪的員工和被套牢的股民們幾乎排到了五環外。

后來黃健翔在《吐槽大會》上感慨:好歹這一次我不是一個人在戰斗。

去暴風討薪的員工也不是一個人在戰斗。2019 年 4 月,暴風智能突然解散了工作群,沒發的工資通通變成一張欠薪條,網上開始瘋傳「小樂視也準備跑路了」,嚇得一幫老員工新工作也不找,紛紛跑去深圳灣軟件園的三諾大廈前,拉起大橫幅討薪。

7 月 25 日,北京法院的連發兩份裁定書,判定暴風已經沒有任何可執行資產。

裁定書甫一發出,暴風旗下的 產業應聲暴雷。被套牢的投資人拉著行李箱、背著包堵在北京首響科技大廈 13 樓。其中有投進了「全部身家性命」的小白領,還有養老本全搭進去了的老人,金額從幾十萬到上百萬不等,最高一筆超過了兩百萬。他們盤腿坐在地上,時不時扭頭試圖打探一下玻璃門后的情況。

門內空無一人,回應他們的只有一張「友情提醒」:此處非暴風金融辦公地址,如有需要請直接聯系暴風金融相關人員。

馮鑫終于也成為了「老賴」。

此前,因為同為 A 股創業板上的兩只妖股,暴風一直被外界稱作「小樂視」。二者也確實有頗多相似之處,樂視有「樂視生態」,暴風有「DT 戰略」,樂視發明了個詞叫「生態化反」,暴風也有個詞叫「聯邦生態」。

據媒體統計,暴風的聯邦生態包括:電視、 、秀場、游戲、文化、公益、體育、音樂、影視和金融,架勢就是凡是你能想到和互聯網相關的東西,我們家都有。

后來樂視崩塌,大家都說賈躍亭是因為盤子鋪得太大,以至于圓不回來。馮鑫可能也看到了幾分前車之鑒,提出了「all in TV」的口號,還親自擔任電視業務部分的首席產品官。

但事實上,即使是賣電視,暴風走的也是樂視老路:低價賣硬件,靠預裝自己的軟件平臺和廣告賺錢。

2014 年樂視發布第一款互聯網電視的時候,定價 2999 元,當時市場上的同類產品,售價普遍在 5000 元左右,用戶為此付出的代價是必須看廣告。當時賈老板還推出了一個會員套餐:只要花 24999 元買 50 年的會員,電視就能免費送。從一點來看,賈老板比起「要干 102 年」的馬云還是謙虛不少,只打算再蒙眼狂奔個 50 年。

然而現實總是倍加骨感。2014 年,樂視超級電視起步就虧了 4 個億,到 2017 年,這個數字變成了 16 億。

2018 年才「all in TV」的暴風也沒好到哪去。有人幫馮鑫算了一筆賬:暴風 TV2018 年預計承擔虧損 1.72 億元,而 2018 年暴風 TV 只有 70 萬的銷量,也就是說每賣一臺暴風 TV,就得虧損 1055 元。同時,暴風 TV 還欠上游供應商東山精密兩個億的逾期壞賬。

外界紛紛調侃馮鑫怎么不挑好的學,偏偏學樂視怎么失敗。馮鑫不高興,他覺得自己從沒學過樂視,學的是阿里。

類似的臺詞周鴻祎也說過。今年年初 360 放話要做生態,有人立馬把賈躍亭拿來和他比,教主頓時臉一板:「你們可以說我像任何人,但絕對不像賈躍亭。」

其實像賈老板也沒什么不好,樂視從 PPT 股跌到基友股,再跌成仙股,賈躍亭依然毫發無傷。甚至還不忘拉上美國政府來演了一出「中外合資」,把爐火純青的 PPT 技術變成了美國國家保密配方。

只可惜馮鑫沒學到賈躍亭的處世精髓——走為上。

等待馮鑫

2016 年 3 月 28 日,馮鑫在暴風科技戰略發布會上現場演唱《野子》,說「要把這首歌拿回來」

互聯網圈流傳過一個「等待出獄」的榜單,上榜的有三個人:

一個是前首富黃光裕。從他進去的第一天起,關于他提前出獄的風聲就沒停歇過,然而各大媒體備好的新聞稿都換了一輪又一輪了,就是不見人影。

還有華為「前太子」李一男。當年任正非對李一男可謂寵愛有加,時不時動情地來一句:鄭寶用(當時華為的總工程師)和李一男,一個是比爾,一個是蓋茨。只有兩個人合在一起,才是華為的比爾 · 蓋茨。最后「蓋茨」進了監獄,罪名居然是內幕交易。

還有一手打造出宅男法器快播的王欣,大家都在口頭上等著還他一個會員,等他真出來了,答應還會員的人紛紛掩面遁走,所以你看——直男的話當然不能真信。

后來李一男和王欣都相繼出獄,榜單上只剩下黃光裕,直到 2019 年馮鑫排了進去。

故事可以追溯到三年前。當時視頻網站的版權之戰正打得你死我活,而暴風卻因為 A 股上市后連續三年必須盈利的硬性指標無法大張旗鼓地購買版權,很快就在這場戰爭中落了下風。

為了掰回局面,馮鑫決定搞一筆大的。2016 年 3 月,暴風集團旗下的暴風投資,與光大證券旗下光大資本設立并購基金,打算收購國外體育版權巨頭 MPS 公司 65% 股權。

這筆價值 52 個億的生意最終失敗了。2018 年,MPS 連失意甲、英超、蘇超、美洲杯等版權,倫敦高等法院最終決定解散 MPS 公司。

在這筆生意里,暴風曾跟其他股東承諾:如光大不能順利退出,就由暴風收購全部股權,也就是負責擦屁股。但此時,暴風的股價已從最高點的 327 元跌到了 6.31 元,4 年間,股東套現 13.58 億離場,只留給馮鑫一地雞毛。

2019 年 5 月,光大證券起訴暴風集團,索賠 7.5 億元,一場收購變成股東之間的大戰。而這場大戰的結果是:兩個月后,暴風集團宣布公司的實際控制人馮鑫「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,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」。

至于涉嫌的到底是什么犯罪,有一說是向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。

這是個中國式的結尾,愕然,不留余地。

聽說馮鑫出事后,完美世界的 CEO 一連在朋友圈和微信群重復了兩次「世人以成敗論英雄,不以成敗論朋友」;媒體人盧弘言在個人公眾號上寫了一篇《朋友馮鑫》,留言支持的第一條來自馬云;馮鑫的老上司王峰也發了一條朋友圈,洋洋灑灑七百多字,結尾言辭動情:「希望他可以很快出來,我第一時間找他喝酒,喝多大都行。」

作為當事人的馮鑫,大約不會有這么充沛的感情。早在 2017 年,他去盒飯財經做演講,主題仍然是《道德經》。當談到凡事皆有生死時,他頓了一下,望著臺下烏壓壓的觀眾,說:

比如暴風一定會死掉的,是吧?

來源:ZAKER

所屬欄目: 內容產業
聲明:本文由砍柴網企業號發布,依據企業號用戶協議,該企業號為文章的真實性和準確性負責。創頭條作為品牌傳播平臺,只為傳播效果負責,在文章不存在違反法律規定的情況下,不繼續承擔甄別文章內容和觀點的義務。
喜歡這篇 (3)
評論一下 (3)
評論
登錄后發表評論
開戶新百勝娛樂網投131****6111
開戶新百勝娛樂網投131****6111說:
新百勝娛樂開戶電話13114166111,游戲官網www .xbs9988.com
0
0
萬佳佳
萬佳佳說:
是個好消息
1
0
土地爺
土地爺說:
看到了
0
0
×
骚虎影院-在线影院-成人站